人民网
人民网>>文旅·体育

温馨的台门

胡柏藩
2021年10月04日05:11 |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小字号

  老家胡卜,位于浙江新昌县城东三十里处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村落。一道清亮的梅溪自东向西绕村蜿蜒,滋润着几百亩良田,养育了一代一代的胡卜人。清晨时分,薄雾轻笼,山色空蒙;傍晚来临,霞飞漫天,炊烟袅袅。

  村中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街,两侧店铺林立,热闹非凡,曾是远近闻名的“胡卜市”。被称作“台门”的院落一个挨着一个,错落有致,高低不一。这些青砖黛瓦的老房子,散发着生活的烟火气息,也散发着岁月的沧桑味道。

  我家住在胡卜村东北角,因村中地势北面和东面略高,此处称为上坎头,所居宅院则称上坎头台门。前台门是太祖父建造的,距今已有一百七十多年历史了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里最多时曾居住过一百多人。后台门是曾祖父所建,他是读书人,为求清静,便在原是菜园的地方建了这个三合院。曾祖父子孙众多,昔日的书房也变成了子孙们的日常居所。我家就住在后台门的东侧。

  台门里都是一个大家庭的人,平时和睦相处,互通有无。每到开饭的时候,小孩子们会捧着饭碗一户户串门,看见喜欢的菜就会夹起来尝一口。谁家炖了萝卜、苋菜梗等时令菜,也会招呼一声,或者送一碗给别人尝尝鲜。夏日的晴朗之夜,大伙都会搬着竹椅子、木凳子、草席子,聚集起来乘凉。艾草绑成的驱蚊把散发出独特的幽香,小朋友们一边蹦蹦跳跳地玩,一边听大伯、阿爹讲故事。有时大人们还会聚在一起吹笛子、拉二胡,兴致高了,还会招呼:“来,小朋友一起唱个歌!”胡卜村当时的文艺水平很高,有个村民自己组织的戏班子,所排的折子戏可以连演五场。夜空中,或繁星满天,银河北斗清晰可见;或月明星稀,传说中的“月宫”“玉兔”依稀可辨。地上的故事和天上的景象遥相呼应,令人神往。偶尔会有流星划过夜空,引起一阵惊叹。我的文史启蒙、人格培育,许多都来自长辈们的这些娓娓讲述。

  小时候最盼过年,因为有新衣可穿,有鱼肉可吃,有鞭炮可放。大人们则忙着焐肉、煮粽、炒花生、炒番薯干、炒罗汉豆……临近过年那几天,灶头一天到晚都在烧火,年味弥漫在台门的各个角落。写春联是必不可少的。一人写,一大帮人围着看,贴在门上后还不时有人评论“这副对联内容好”“这个字写得漂亮”。那个年代的物质并不丰裕,但邻里间和睦共处、其乐融融的场景,总让我莫名感动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老家的人一年到头都在忙。即使是下雨天,无法到田里干活,也舍不得闲下来。大伯和阿哥们编草鞋、修农具。阿妈和大妈、阿嫂们围坐在一起干些缝缝补补的活计。孩子们玩着各种游戏,我则喜欢躲在楼上的房间读点书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、时大时小,落在瓦片上,跌在沿阶前,犹如音乐的节奏一般。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大人们的家常话和小朋友们的嬉闹声,和滴滴答答的雨声交织在一起。这种大家庭的生活是如此温馨,以至我至今还常常被窗外的雨声带回记忆中的老家和梦中的台门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10月04日 08 版)
(责编:岳弘彬、郝江震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##########
<l id='yYw'><u></u></l><bgsound id='dRrMu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bgsound>
    <strong id='xAUAS'><ins></ins></strong>
    <acronym id='XUtCnLWV'><thead></thead></acronym><strike></strike>
    <address></address><em></em>
      <font id='VQiGVmjL'><base></base></font><legend id='lp'><strong></strong></legend>
      <u id='AsxxGM'><u></u></u>
          <base id='lnFJ'><font></font></base>
          <bgsound id='tLiruol'><center></center></bgsound>
            <dfn id='aox'><i></i></dfn><thead id='RAr'><base></base></thead>